澳门新皇冠_官网-欢迎您

首页 > 人物风采 >正文

【轻工大故事】王雨锋从军小记

作者:记者 杨玉缘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06  点击数:

王雨锋,男,汉族,1995年10月生,中共党员,现为数学与计算机学院2016级软件工程专业本科生,曾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,获“优秀士兵”称号。

说句心里话  军人也想家

回首刻骨铭心的军旅时光,王雨锋眼前闪过一簇簇的迷彩绿,一张张黝黑的面庞,一颗颗闪光的帽徽,一支支整齐的队伍,一栋栋方正的营房,一切恍如昨日。

踏入部队的第一天,便被“搜了身”,带去的个人物品全部上交,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。面对一双双带有“杀气”的眼神,庄严而又陌生的环境,紧张到令人窒息的军号,王雨锋心里充满恐慌。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,他每天都是“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”,“两眼一闭,提高警惕”,训练结束的时候,除了屁股不疼,全身共贴了12块膏药!失联半个月,他排了两个小时的队,终于在拥挤的电话室拨通了父亲的手机,忍着泪水说:“爸,一切都挺好。”

“外来物品都敢不通过我的检验了?不知道我是班里快递最后一米配送员吗?”入伍第一周,当王雨锋在全排羡慕的眼光中准备拆开“家书”的时候,班长突然严肃地说,“我先替你保管着,你训练合格一项,从我这领一封。”

虽然被迫签署了“不平等条约”,但王雨锋真正感觉到,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还有亲爱的家人。那一刻起,骨子里时刻充满斗志,心底里也多了一份思念。第二天,王雨锋低姿匍匐过障碍区又不合格,手腕、肘尖、膝盖都流着鲜血,但一想到昨晚签署的条约,他从地上猛抓一把黄土,往伤口上一撒,吼道:“班长,我要求再测一次!”。这一次,他像一只愤怒的蜥蜴,嘶吼着往前钻,以24秒的优秀成绩拿下这一科目。“虽然伤口愈加严重,但心里却觉得值。”他回忆说。

为了确保来一封拿一封,王雨锋给自己制定了每晚“112”计划:100个俯卧撑、100个仰卧起坐、200个蹲起。天下没有白吃的苦,他相继通过了百米、引体向上、投弹、折返跑、五公里等科目。就这样,他也成功地拿到了一封又一封的“家书”。每天训练结束,悄悄地一个人躲在会议室,贪婪而又满足地一遍又一遍阅读家人的来信,听家人讲外面的故事,憧憬着重逢的场景。军中铁骨男儿也有情,他时常盯着信纸心底暗自落泪,感谢家人一路相伴相随。

冬季野营拉练  我不是熊兵

王雨锋的部队驻地在河北保定,2016年1月,保定迎来了30年来最强寒冬,气温最低达零下26℃。从未去过北方的他当时正在执行年度野营拉练任务,负重30公斤背囊,携带被子、褥子、帐篷、干粮、水壶……胸前还有军人的亲兄弟——钢枪。

刚出发的时候,他暗暗高兴,“游山玩雪,这就是大型跟团游啊!”但是,当黑夜来临的时候,艰苦的训练也不期而至。帐篷外,漫漫长夜寒风刺骨,呼出的热气,在帐篷篷顶结成了冰,在寒风的拍打中纷纷掉落,不一会儿,他的被子上已经全是细碎的冰渣。随后,两天行军90余公里,肩膀和脚踝明显肿胀,饥寒交迫、体力透支,这个时候,甚至多一根线头的重量都能把他压垮。

第三天,旅长下达指令:C区发生局部冲突,需要部队连夜急行军,星火驰援。全员整装出发,披星戴月,日夜兼程。脚上的水泡,不是用针扎破的,是一脚脚踩破的,踩破的泡里又起一个新泡,王雨锋自嘲:“嘿!连环泡。”身上的棉衣被汗水浸湿后结成了冰块,感觉像是背了个龟壳;水壶里出发时装满的热水,走着走着冻成了冰壶,口渴时啃下一块冰……行军到凌晨3时,他几乎坚持不住了,饥渴、寒冷、困意、疼痛弥漫全身,没力气吃干粮,寒风钻进脊梁,嘴唇、指尖、耳廓全部龟裂。“我当时心想:今晚恐怕要牺牲在这荒郊野外了吧。”王雨锋回忆说,“看看周围一瘸一拐、相互搀扶却仍在坚持的战友们,再想想班长说的话,豁出去了,就算是牺牲也不能上收拢车,不能侮辱连队的荣誉。”

“以前做梦也想不到,人到了极限,真的走路也能睡着。”他调侃道。高强度劳累可以麻痹疼痛,掩埋知觉,他始终不敢停,怕停了就再也走不动了。从生龙活虎走到一瘸一拐,从伸手不见五指走到太阳升起。早上7点多,部队终于抵达假想敌作战区域。当看到早已准备充分的医疗保障和炊事补给车上香气弥漫的肉丝面、八宝粥,王雨锋瞬间释怀,“我发誓,那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面条、最浓香的粥。我守卫住了尊严,我不是熊兵,只要有一口气在,就是爬回去,也绝不上收拢车!”

炮兵之眼  追求100%的命中率

2016年7月,王雨锋所属炮兵旅执行实弹射击军事演习任务。烈阳炙烤着大地,战士们挥汗如雨,在踩下去就埋没到脚脖的沙土地里,举步维艰。他是一名炮兵侦察兵,又称炮兵的眼睛。“前几次模拟实弹射击时,我因侦察速度慢,测量数据不够精准,其他连队侦察老兵笑话我‘按你提供的坐标,敌方部队受我方炮火打击时只用呆在原地不动,绝对安全。’我心里不服,为了练就自己一双侦察兵的眼睛,我把目标地形分块编号,记住里面每一颗形状独特的树木,每一块巨石的概貌,为了便于记忆,我还都给他们取了名字。”王雨锋道。他每天中午只休息半小时,晚上继续“加餐”,终于练就了随手就能画出该地区轮廓图,闭着眼睛都能操作坐标计算器的本领。实弹考核时,考官刚给出目标,别人还在观察时,王雨锋迅速紧张而又自信地给出了答案,“确认无误!”随着连长一声令下:“一炮单发精度射,放!”滚烫的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,目标靶被撕成碎片,满分!连长夺过电台呼叫炮阵地:一发命中!在全观察所的欢呼声中,王雨锋不禁泪水夺眶而出。

考核结束返回途中,王雨锋坐在卡车大箱板铁皮上,眺望靶区升起的缕缕硝烟,心中惬意,眼中充满诗意。凭借突出成绩,这一年,王雨锋所在连队被评为神炮连,王雨锋被评为连队“优秀士兵”。

脱下戎装兵味在  军歌嘹亮溢四方

“无论身处何方,都要做一个有用的人,奉献国家,奉献社会;干一项工作,立一支标杆;做一项任务,树一面旗帜。”王雨锋清楚记得教导员的训话。

部队有两种兄弟,第一种是战友兄弟,第二种是武器装备兄弟。退伍前一天,连队组织告别仪式,王雨锋一行即将退役的士兵互诉心声、泣不成声,一群钢铁男儿竟因为离别哭成泪人。到了凌晨,悠扬的《驼铃》回荡在军营内外,一批批战友踏上返乡的归途。他两眼悬泪,和战友们高唱《战友战友亲如兄弟》,伴随鞭炮齐鸣,离开了军营的大门。“连长追着我们的车声嘶力竭吼‘咱们炮团人,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!’好连长,一声到,一生到!”王雨锋回忆到这里,已是两眼噙满了泪花。

时隔两年,王雨锋再次踏进校门的一刹那,狠狠地吸了一口校园里的空气,“这就是阔别重逢,倍感珍惜,弥足珍贵的味道啊!”他深情感慨。两年的军旅生涯让王雨锋完成了蜕变,那个曾经通宵达旦,沉迷游戏,一觉睡“25个小时”的他远去了;那个曾经身体弱不禁风,嫌苦怕累,娇气的他远去了;那个曾经自暴自弃,连自己都厌恶的他也已然不复存在……视书为宝,积善积学,热爱运动成为他新的代名词。

有人说,大学生参军吃苦受累,亏了两年大好年华,王雨锋会意一笑:“只有经历过军旅的人,才能客观述说它的价值;社会,我们用余生足以去领略,而军旅带来的一切,却足以令我们改变余生。”迷彩军旅两年,已在王雨锋人生的宣纸上涂了浓浓一笔重墨……

版权所有 © 澳门新皇冠 鄂ICP备15021561号-1 鄂公网安备420112020000327号

常青校区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 邮编:430023

金银湖校区: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环湖中路36号  邮编:430048

Baidu
sogou